• 列表
  • 請買各種蛋糕!不再需要早餐!
  • 營養豐富的胡蘿卜和雞蛋炒麵,很開胃!
  • 周星馳:《功夫》拍攝過程洪金寶生病,是我直接叫他不用來劇組了
  • 娛樂業爆料,孫昊和鄧超夫婦支付了2.5億元,並爆料說他們正在談論551人。
  • 喬利英安全地生了一個孩子,網友:謝我還要鎖,所以馮少峰不會去門鎖“
  • 當她的職業生涯達到頂峰時,她嫁給了一條龍,現在她的丈夫成了一部電影,而在她54歲的時候,她就像一位公主一樣受寵若驚!
  • 賈靜雯曬咘咘最新萌照, 小公主化身小店長, 一臉嬌憨惹人憐愛
  • 王者榮耀明世隱適合用於所有射手,但是跟著這幾位純屬無敵!
  • 觀花植物介紹——含笑
  • 盤點:20張“細思恐極”的圖
  • 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江蘇龍卷風災害致98死 5部委組成工作組赴災區

    江蘇鹽城部分地區23日發生特別重大龍卷風冰雹災害。來自民政部門的消息,截至24日9時統計,江蘇鹽城特別重大龍卷風冰雹災害共造成98人死亡,受傷846人,其中重傷152人,危重10人。阜寧縣倒損房屋1347戶3200間,2所小學房屋受損,損毀企業廠房8棟,毀壞農業大棚麵積4.8萬畝,城東水廠因供電設備毀壞已中斷供水,部分地區通信中斷,40條高壓供電線路受損,射陽縣倒損房屋615戶,電力、通信杆線受損嚴重。具體災情仍在進一步統計核實中。

    所有國省幹線險情路段全部恢複通行

    國家減災委、民政部於23日20時緊急啟動國家Ⅲ級救災應急響應,國家減災委秘書長、民政部副部長竇玉沛率領由民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住房城鄉建設部、衛生計生委等5部委組成的國務院工作組連夜趕赴災區,指導和幫助地方開展抗災救災工作,並向江蘇省調撥1000頂帳篷、2000張折疊床、10套場地照明燈等中央救災儲備物資,幫助做好受災群眾臨時安置工作。

    衛生計生委連夜安排北京、上海、浙江、山東等地的國家級醫療專家和衛生應急隊伍做好準備,隨時根據需要赴江蘇災區支援,並於6月24日早從北京、上海派出6名國家級醫療專家趕赴江蘇指導和協助開展傷員救治工作。江蘇省、市、縣衛生計生部門立即啟動衛生應急響應機製。目前,所有住院傷員已得到積極、有效的救治。

    中國紅十字會總會於23日晚8點啟動應急響應,連夜調撥500頂單帳篷,1000個家庭包,3000件夾克衫用於災區救助工作,並於24日又下撥緊急備用金30萬元,合計137.21萬元,用於救災工作。中國紅十字基金會也緊急向阜寧災區提供50萬元人道援助資金。

    交通運輸部24日上午召開緊急專題會議,要求江蘇省地方交通運輸係統和交通運輸部公路、運輸、路網、海事、救撈等有關部門及單位全力做好公路搶通、水上安全監管和海上搜救等工作,為搶險救災提供交通運輸保障,防止次生災害發生。交通運輸部已商財政部安排公路災毀搶修保通資金支持災區公路搶修保通工作。

    經交通運輸部核查,江蘇沿海海上船舶航行、作業及港口未受影響。截至23日20時,所有國省幹線險情路段全部恢複通行。

    國開行4億應急貸款重建當地金融服務

    災害導致當地局部區域供電中斷,部分基站鐵塔傾倒、通信線纜受損。記者從工信部了解到,這些線路正在全力搶修恢複中,未出現鄉鎮通信全阻,現場救災指揮通信暢通。

    災情發生後,當地通信業迅速啟動應急預案,共派出搶修人員960人次、應急車輛211台次、油機222台次,全力搶修受損通信設施。截至24日8時,當地累計235公裏光纜中斷,受損退出服務狀態的基站503個,已恢複417個。

    中央企業和金融機構緊急奔赴受災地區,目前各項工作已全麵展開。

    國網江蘇省電力公司聯合地方政府,組織專業人員全力搶修。江蘇全省發電車奔赴現場,開展搶修保障工作。目前,電網主網運行正常,低壓電網搶修正在緊張、緊急、24小時不間斷地進行。

    針對壓傷、創傷、砸傷等傷害,國藥中生加緊安排生產人血白蛋白、破傷風抗毒素、靜注人免疫球蛋白等緊急救助藥物,做好援助災區、急救藥品調撥準備。

    另據記者了解,江蘇農行阜寧支行開通“綠色通道”,為災區群眾提供谘詢業務、辦理掛失、轉賬等金融服務。國家開發銀行緊急向鹽城發放4億元應急貸款,全力協助地方政府做好應急救助和災後重建各項金融服務。中國人保、泰康人壽、陽光保險、太平人壽等保險公司,第一時間啟動了突發事件應急預案,奔赴現場開展承包情況排查,開通了24小時理賠綠色通道。 據新華社電

    龍卷風災襲鹽城 與“魔獸”的一場較量

    “是不是魔獸來了?”龍卷風來的時候,不到五歲的小孫子哭著問計成兵。

    62歲的計成兵也跟著孫子叫這場災難為魔獸,他說,活了六十多年,沒見過這麽惡的風。

    6月23日下午,江蘇鹽城市阜寧縣六個村莊被摧殘。計成兵所在的計橋村,在五分鍾左右,幾乎被夷為平地,六千村民無家可歸。

    24日下午四點,沿著204國道從鹽城市區趕往阜寧縣,一路斷壁頹垣、滿目狼藉,田地裏高壓電塔被擰成了麻花,樹木皆伏倒在地,街邊小區則門窗盡去。

    在阜寧縣人民醫院住院部,骨科、外科等科室都密密匝匝擠滿了床位,每層因風災而受傷的患者都不下50個。

    不少傷者袖口都用大頭針扣了一層白紗。他們介紹,這是當地風俗,家中有人死亡,這是一種祭奠的儀式。

    “我從業40年,沒見過這麽大的災害,這麽多的病人,病情這麽複雜的情況。”醫院外二科主任醫生陳炳輝說,自己和同事都已連續工作24小時了。

    龍卷風災當天,兩三個小時內,醫院就接到了來自附近鄉鎮的300多位病人。有嚴重者,被送來時已神誌不清,需要立刻做開顱手術;有些被送來時渾身是血,要縫合大麵積傷口;大部分患者,則是骨折或擦傷。有不少醫生,一下午就做了五六台手術。

    1 災難

    “雷聲都要把天震塌了”

    打雷時,計成兵正在一樓摟著孫子午休,雷聲越來越響,他把孫子抱得越來越緊。

    “最後一個雷,是嘶啞的”,計成兵說,此後像是飛沙走石敲擊窗戶。孫子嚇哭了,把身子縮成一團,問他,是不是魔獸來了。

    計成兵放下孫子,準備出門去看。剛走到門口,房門“嘩”的一聲被推開,風裹挾著雞蛋黃大的冰雹衝進門內。同一時間,他看見,前排鄰居房頂上的瓦片在飛。

    他用力關上房門,兩手緊緊地推著。“拚死也要跟它幹,不能讓它把門推開。”計成兵說,因為樓上,傳來兒媳婦的哭聲,“假如風吹進來,我想賭博遊戲一家就完了。”

    風停了。計成兵雙臂酸痛,他回頭看到,兒子抱著媳婦從樓上下來,“她嚇得走不動。”

    對82歲的葉鳳枝(音)來說,當時的場景更可怕。

    她一家九口人,隻自己一個人在家。風來之前,她正在院子裏收拾家務,突然,天黑了,“雷聲都要把天震塌了”。然後,一顆杏子大的冰雹擦著她的臉飛過,她趕快去關堂屋的窗戶,這時,風已經吹來。她看到鄰居的院子裏,有瓦片被卷起來,又被甩出去。

    她躲到門裏,做了和計成兵一樣的動作--死死頂住門。但她力氣不足,風最終把門推開。她驚恐地看著屋裏的桌椅被掀翻,牆上的相框落到地上摔碎,相框裏的照片被吹到天花板上。

    風停時,葉鳳枝的院子變了樣:二十幾米外,一間棚子上麵的玻璃頂棚出現在堂屋門口,西屋的太陽能熱水器被卷到東屋的牆角。

    “玻璃頂棚飛到堂屋的南牆上,又被擋了下來。那正是我媽路過的地方,假如她晚兩分鍾進屋,後果不堪設想。”她的兒子崔烈安說。

    屋子裏也並不安全,葉鳳枝家的房頂被掀掉,一些瓦片落下來,被天花板攔住。而堂屋的天花板已經下凹,隨時可能塌落下來。

    計橋村所有的房屋已不能入住,新修不久的水泥路上,落滿了瓦片、樹枝。一些小道被倒下的樹木、塌落的牆壁堵死。村子南頭有座超過五十米高的信號塔,被攔腰折斷。崔烈安說:“那塔還上了電視。”

    據了解,在這次龍卷風、冰雹並發災難中,僅阜寧就有陳良、吳灘、碩集、板湖、新溝、金沙湖、花園七個鎮區22個村居受災。

    2 自救

    村民忙著“救援被困村民”

    風停的時候,計成兵打開房門,發現村莊變了樣:左鄰右舍的房屋已經沒了房頂,院子裏雜亂地落滿了自己也不認識的農具,“都是從鄰居家吹過來的。”

    他想到了住在村南頭的母親,便跨過倒在路上的電線杆、楊樹,到母親家。看到母親安然無恙,又折回去安撫小孫子。

    路過前排的一戶人家,有人喊“大爹,救命,大爹救命”。這家住著兩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房屋全部垮塌,老人女兒在雜亂的院子裏對著計成兵哭喊。他走進院子才發現,兩位老人被埋在倒塌的廚房裏。

    “我很急,也找不到工具,就用手扒,扒了半個小時,才把人扒出來。”計成兵說,扒出兩位老人時,二人都已重傷,其中一人腿被壓斷,送到馬路上等車急救時,已經不行了。

    計成兵回憶,風吹過以後,還在下雨,村民們確認自家人員沒有傷亡後,顧不得家裏的財產損失,忙著到村裏救援被困的村民。

    淮安消防支隊是最早趕到計橋村的救援隊,支隊長湯金保說,這次災難傷亡數量降低,村民自救起到很大的作用。

    23日晚8點,支隊趕到時,村民已經開始分工自救。“當時通電線路已完全破壞,沒有照明,現場一片漆黑,救援隊並不是很熟悉村裏的地理情況,村民反而比較熟悉。”湯金保說,村民自發組織到房屋受損較重的居民家找人救人,還有人忙著往路邊上抬傷員。

    此外,陳良鎮新塗村道路破壞嚴重,加上村裏的一條小溪阻斷了通行道路,一些村民合力把小溪裏的渡船擺渡到受災嚴重的村居附近,做成臨時橋梁,運送傷員。

    3 護童

    老師把孩子們壓在身下

    屋頂有石頭在飛,聽到了同學的哭聲--這是8歲男孩葛殷明對龍卷風的第一印象。

    他是阜寧縣計橋幼兒園的學生。這是所民辦的鄉村幼兒園,方圓四五裏村莊的孩子,都在這裏上學。

    學校共120個孩子,三個班級。教室是座磚混結構的三層小樓,塗著色彩豔麗的卡通字母。

    23日下午,阜寧地區冰雹、龍卷風襲來時,120個孩子剛結束午睡,回到教室開始上課。“風來的時候,一下子就把教室外的健身設施摧毀了,院牆也很快被吹倒。”幼兒園園長郭海梅回憶。

    葛殷明說,最開始,老師讓孩子們立馬蹲下,躲在桌子下麵。但一些同學被嚇得不知所措,一直大哭,老師便把他們拉進懷裏,還趴下來,將他們壓在身下。

    在風暴最猛烈的時候,6位老師用身體堵住了三個教室的6扇大門,有人被橫飛的石塊砸傷,但他們一直守著,直到風暴平息。

    計橋村村民李嘉敏(化名)的兩個孩子分別是8歲和5歲,都在計橋幼兒園讀書。當冰雹夾雜著龍卷風而下時,她顧不上風雨,也沒有車,直接衝出門去,跑了四五裏地去幼兒園。

    一路上,她看到路邊的一棵棵樹、一根根電杆應聲倒下,房頂被掀翻,心裏一陣翻騰,怕孩子們“萬一出什麽事”。

    趕到學校,她終於鬆了一口氣。老師告訴她,她的孩子額頭被砸傷,但是第一個獲救,“渾身是血,被班主任楊老師抱了出來。”

    在窗戶悉數破碎、房頂被掀的情況下,幼兒園大多數孩子無恙,7名孩子受傷。其中5人在阜寧縣人民醫院接受治療,另2人受傷較重,已被送往鹽城市人民醫院。

    主治醫生介紹,這些孩子大多是外表擦傷,目前已恢複。有個6歲的孩子是顱內出血,目前情況已經穩定。

    此外,堵門的老師均有不同程度受傷。老園長肩膀和腰部被砸傷;將孩子一個個抱出來的大班班主任楊老師,一隻腿被落下的石塊砸傷,走起路來一瘸一拐。


    盡管如此,她這兩天依然準時到醫院觀察孩子們的情況。

    網站地圖